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综合课件 > 高考课件 > 高考语文 > 课件信息

2018高考语文二轮复习第二章《文学类文本阅读》专题七课件

  • 课件名称:2018高考语文二轮复习第二章《文学类文本阅读》专题七课件
  • 创 作 者:未知
  • 课件添加:admin
  • 更新时间:2018-1-13 7:17:51
  • 课件大小:5362 K
  • 课件等级★★★
  • 授权方式:免费版
  • 运行平台:Win9x/NT/2000/XP/2003
  • ◆课件简介:
    2018高考语文二轮复习第二章《文学类文本阅读》专题七课件
    据说局长们、县长们都盯着张里的钱,苦于没门路。但我对于我和张里的关系,闭口不谈,熟悉的人问起来,我只是说已跟他无往来,他们都信。因为我现在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,尽管他们都说我有沉鱼落雁之貌。就是让那个色眯眯的校长扣了奖金,压迫着教两个年级 12 个班的课,我也没有找张里帮忙。

    在我结婚那年,我见到了张里,是在张里组织的初中同学会上。在这之前,我几次梦到过他,他的高大魁梧和他的递给我黄煎饼的修长手指。那一次,是在市里最好的 一 家酒店,我去的时候,张里正在和一个小姑娘说笑。她不是我们的初中同学,但比我们的初中女 同学 要漂亮 得

    三、精准分析物象的作用

    1. 把握小说中物象的基本作用

    ( 1) 对人物的作用:交代人物背景,烘托人物情感,衬托人物性格,暗示人物命运。

    (2) 对情节的作用:预示情节走势,推动情节发展;显示线索,做铺垫,构成对比; ( 开头 ) 引起下文, ( 结尾 ) 总结上文,前后呼应。

    (3) 对环境的作用:营造氛围,创造美感,创造意境,衬托环境,暗示社会环境。

    (4) 对主题的作用:暗示主题,揭示主题,深化主题,触发情思,寄托情感,象征意义。

    三麻就这样被河水冲走了。宝田还记得,三麻在河水中举起的那条 “ 凳子 ” ,不过是一个窄窄的硬木板。

    尸体是在下游很远的地方发现的,三麻被泡得肿胀和惨白,像发过的笋。三麻的女人只看一眼,就昏过去;众人把她叫醒,她再看一眼,再昏过去;众人再把她叫醒,她就疯了。

    她把跛脚儿子抓起来,扔到院子里。然后抱着凳子,去找宝田。她对宝田说,别再捞浮了,叫三麻回家吧。宝田嘿嘿笑,像哭。她再说,三麻水性好,但水太凉,别让他下水。宝田再嘿嘿笑,更像哭。她再说,三麻呢?宝田便不再笑了,抹一把泪说,对不住你,婶娘。宝田头一次叫三麻的女人婶娘,三麻女人感觉不是在叫她。宝田把长凳送了回去。

    在张里他爷的黑手里攥着,攥得我的心生生地疼。我只能干咽唾液。那天,我咽下两个黑煎饼,去叫张里上学。张里从他家的粪篓里掏出一个黄煎饼,掖在怀里,拉着我飞跑进村南的小树林。张里对我说: “ 我偷的,咱俩分着吃了,千万别说,说了俺爷能敲死我。张开手接着,别掉了。 ” 我大张着两只小手,张里小心翼翼地撕开,把大一点儿的一块递给我。我双手捧着大半个煎饼,兴奋得发晕。吃下第一口,我浑身战栗。尽管那半张煎饼上还粘着几点黑黑的猪粪。

    那是我和张里童年的事。说着说着我们就长大了。

    一、精准展开 “ 物象 ” 文字的阅读

    1. 准确判断物象的种类

    小说中的物象种类很多,就其内容而言,有事物、景物、动物等,个别的还有体现大环境的村镇等地域,有较抽象的如 2017 年浙江卷《一种美味》中的 “ 美味 ” , 2017 年全国卷 Ⅰ 《天嚣》中的 “ 渴 ” 等。就其在小说中的地位而言,有主体物象 ( 贯串全文的 ) 和次要物象 ( 只出现在文中某处的 ) 。阅读小说,首先要判断该物象是哪类物象。

    “ 到底!这也什么到底不到底!我不欢喜玩! ”

    我在祠堂里足足住了六年之久。三姑娘这时已经是十二三岁的姑娘,因为是暑天,穿的是竹布单衣,颜色淡得同月色一般 —— 这自然是旧的了,然而倘若是新的,怕没有这样合式,不过这也不能够说定,因为我们从没有看见三姑娘穿过新衣:总之三姑娘是好看罢了 。

    到今年,我远道回家过清明,阴雾天气,打算去郊外看烧香,走到坝上,远远望见竹林,我的记忆又好像一塘春水,被微风吹起波皱了。正在徘徊,从竹林上坝的小径,走来两个妇人,一个站住了,前面的一个且走且回应,而我即刻认定了是三 姑娘!

    有时三麻去找宝田。三麻对宝田女人说,要是我不去捞那个凳子,凳子就冲远了。宝田女人说,知道。三麻对宝田女人说,家里孩子,腿不好。宝田女人说,知道。三麻对宝田女人说,下次再捞浮,如果有凳子,我拼了命也为你家捞一条。宝田女人的嘴就噘起老高。不会那么巧,她说,捞了这么多年,头一次看见你捞到凳子。宝田火了,丢了手中的筷子,大骂他的女人。女人就哭,数落着宝田的窝囊。

    凳子就放在三麻家的堂屋。宝田来了,常常坐在上面。一边用手摸着,一边说,多好的凳子啊!





    把脉学情 准确诊断

    孙兰 说,改天吧,一会儿有几个学生来补课。

    王少宏生气了。王少宏说,你这是干嘛?家里就缺你这点钱?无趣,庸俗。

    孙兰倒不生气。孙兰说,爸的滑膜炎又犯了,医生说最好做手术 …… 还有大侄子的婚事,小侄子的学费 …… 王少宏不说话了。好久,王少宏说,我也带学生吧 。

    孙兰不同意。孙兰说,你得潜心研习你的二胡,你的舞台不在这里。

    王少宏咬着唇,好半天,指着阳台的舞台,说,够了,有它,我觉得,挺好。 ( 有删改 )

    然而那也并非是长久的情形。母女都是那样勤敏,家事的兴旺,正如这块小天地,春天来了,林里的竹子,园里的菜,都一天一天的绿得可爱。老程的死却正相反,一天比一天淡漠起来,只有鹞鹰在屋头上打圈子,妈妈呼喊女儿道, “ 去,去看但里放的鸡娃 ” ,三姑娘才走到竹林那边,知道这里睡的是爸爸了。到后来,青草铺平了一切,连曾经有个爸爸这件事实几乎也没有了。

    正二月间城里赛龙灯,大街小巷,真是人山人海。锣鼓喧天,惊不了母女两个,正如惊不了栖在竹林的雀子。鸡上埘的时候,比这里更西也是住在坝下的堂嫂子们,顺便也邀请一声 “ 三姐 ” ,三姑娘总是 微笑的 推辞。妈妈则极力鼓励着一路去,三姑娘送客到坝上,也跟着出来,

    是长凳,放在堂屋,一次可以坐三四人的那种。凳子从上游飘下来,被雨后的阳光照着,闪着木质的暗黄。等凳子靠近,宝田便拿一根粪叉,看准了,猛地向岸边一划。凳子在水中打一个旋儿,飘到叉子所不能及的地方。

    宝田急了,凳子,飘了!凳子,飘了!他向着凳子喊,很无助的样子,却并不看三麻。凳子飘出很远,颜色开始暗淡。宝田向回跑,寻着更长的粪叉,或者棍子。三麻正是这个时候跳下水的 。

    看着王少宏不开心,孙兰有什么办法呢?她不过是一名小学老师。她能做的,就是把观众这一角色做得加倍的合格。孙兰在逼仄的阳台上砌了个小小的台,高出地面半尺,椭圆形,还给周围挂了一层白的纱帘。风吹过,纱帘 窸窸窣窣 地轻轻晃,是有点舞台的感觉了。

    是舞台。孙兰给王少宏搭的舞台。

    孙兰把王少宏用过的二胡,一溜排的,都挂在 “ 舞台 ” 的墙上。孙兰叫王少宏坐到 “ 舞台 ” 上拉。王少宏开始不愿意,骂孙兰瞎整。况且,王少宏除了给学生上课时拉拉二胡,平日里,他已经很少拉了 。 说到底,心里还是别扭。孙兰却总是催他拉。孙兰给他买好烟好酒,给他说好话。孙兰说,你就是我的二胡演奏家,我要做你一生的听者 。 孙兰不说 自己

    三姑娘渐渐把爸爸站在那里都忘掉了,只是不住的抠土,嘴里还低声的歌唱;头毛低到眼边,才把脑壳一扬,不觉也就瞥到那滔滔水流上的一堆白沫,顿时兴奋起来,然而立刻不见
    进入下载页
    ◆其他下载: [单元试题] [单元教案] [ 综合试题]
    ◆关键词查询:[查找更多关于文学类文本阅读的教学资源]